发现汽车网
首页 >> 自动驾驶 >> 正文

驭势吴甘沙创业照见自动驾驶十年变迁,产业爆发在下一个春天里

日期:2019-02-19 20:18:5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79

个人创业照见自动驾驶十年变迁。

效力英特尔16年、三发创业之心最终“出走”人工智能,吴甘沙的创业故事已经被说得太多。而他所领衔创立的驭势科技,继2017年完成国内首个自动驾驶商业项目后,在过去的2018年里,凭借全栈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再次成功拿下了国内头部乘用车客户、共享出行领域以及物流领域的多个商业项目,并走出一条领跑自动驾驶商业化的道路。

驭势吴甘沙创业照见自动驾驶十年变迁,产业爆发在下一个春天里(图1)

在吴甘沙看来,自动驾驶门槛高且技术复杂,需要了解得面面俱到。木桶短板对于自动驾驶公司而言是大忌。从搭载AI算法的车规级自动驾驶控制器、无人车服务平台、数据平台,再到自动驾驶仿真等等,吴甘沙将驭势技术路线规划为多种商业场景全栈式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当然,吴甘沙也并未一棒子打死沙滩上专注模拟于仿真、高精地图等细分领域的公司。“这些公司也要对于自动驾驶各个环节进行深度解读,二级供应商需要和自动驾驶公司进行深度结合,了解自动驾驶领域中的方方面面,并依据其自动驾驶做深度联合设计”

成立三年来,基于全栈式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加紧脚步摸着石头过河,从技术路线到产品方案,再到商业路线,吴甘沙在自动驾驶方面已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和方。

2009年,Google无人驾驶项目建立(2016年改名为Waymo)这条路径成为大多数自动驾驶公司的标杆。Waymo“老大哥”的头衔深入人心。另一方特斯拉利用视觉方案实现自动驾驶的路线,正在让公众看到成果。关于Waymo路线和特斯拉路线。业内也传出这种声音—Waymo路径误导了整个乘用车自动驾驶的大行业,特斯拉的路径才是大势所趋。

不信奉Waymo、不信奉特斯拉。吴甘沙对于自动驾驶技术有着自己的解读。“Waymo一定代表着它看起来认为最有可能的一种技术”但他并不认同自动驾驶公司自购汽车。“消耗一两百亿购买8万多辆车,并不能穷尽天下所有的交互场景,且它可以在美国20余个城市跑得很好,但它不一定适用于美国其它城市或者中国。”

特斯拉既定的依靠视觉能解决一切问题的观点也被吴甘沙否定。从层面来看,自动驾驶重要的特质就是冗余。视觉+激光雷达方案对自动驾驶感知进行了有效补充,这是吴甘沙的逻辑。

而业内对于视觉+激光雷达技术方案又分为两种路线:以激光雷达为主,视觉为辅;以视觉为主,激光雷达为辅。驭势倾向于后者

驭势吴甘沙创业照见自动驾驶十年变迁,产业爆发在下一个春天里(图2)

驭势早期的BP商业计划书就明确规划了两条腿走路:

一条腿即基于乘用车实现L3级自动驾驶(后期增加了自主泊车)另外一条腿是特定场景下实现L4级自动驾驶。当时的驭势对于特定场景理解是最后3公里的微循环形态(机场及产业新城最后3公里接驳)

后来,吴甘沙开始意识到当下的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场景必须满足“高频、刚需、可量产”条件。而驭势目前重要布局之一的机场内行李货物的无人物流便是符合这一条件的无人驾驶商业落地案例。

关于“场景为王”说法,吴甘沙坚定不移。在其看来,自动驾驶时代的“场景为王”和传统的理解不同。

一则当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并不一定普世。驭势自动驾驶应用已涉猎多个场景,从机场物流、高速、特定环境中的微循环、自动泊车。一次次中,吴甘沙得出的经验是,多数公司的目标是使得自动驾驶具有一定的通用性,但针对不同的场景,进行特殊的定制和是必经一环。

二则,不同场景下,客户对成本感受不同;不同运行环境下,用户对于自动驾驶的应用不同。例如道路宽度、光线环境不同的两地,网络信号也存有差异,针对特定场景,定制化自动驾驶技术和商业模式几乎已成共识。

几个月前,Uber砍掉了自动驾驶卡车业务,不少文章在悲悯Uber自动驾驶能否生存下去的时候,吴甘沙想到的是”自动驾驶卡车技术和乘用车技术并不一样“

就干线物流而言,L2/L3辅助驾驶或有条件自动驾驶几乎没有价值,因为驾驶员仍是必不可少,劳动力及成本问题依旧存在。

在感知、规划环节同样不同,当前激光雷达及视觉的感知距离局限在200米左右,而对于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卡车而言,需要更长的感知距离(比如图森未来将有效感知距离设置到1000米)足够远的感知距离,可以帮助卡车进行更早的规划,提前换道减油,减少磨损。

控制方面,卡车承载实心物体、液体的物体,超载、空载对应的车辆重心不同,相应的两款车型的动力学、运动学不同,过弯的速度及控制中心等等均不同。

而现阶段,在吴甘沙看来,更快落地的可能是L1(比如特斯拉Semi)+编队模式。编队模式在减少路权的占用的同时,也可减少风阻,降低能耗。

自动驾驶已经进入中场战事,各家在这条产业链上的角色已基本确定。百度、Pony.ai、Roadstar.ai、Drive.ai等追随Waymo做自动驾驶车队,也有驭势、Momenta、等专注于高级别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自动驾驶赋能者,阿里、华砺智行则专注于道路协同。自动驾驶孕育多年,各家已有自己的一套生意经。自动驾驶圈子内几大商业路径建已成型。吴甘沙将其划分为四类:

二级供应商角色,技术授权。

一级供应商角色,整套解决方案。

整套解决方案及、运维服务是一种商业模式。

自有的自动驾驶车队,是一种商业模式。

从二级供应商技术授权到一级供应商,到一级供应商再加上、运维服务(又可能分为卖,或租赁和运维服务)最后到完整的车队。 吴甘沙提到,从宏观层面看,自动驾驶的商业模式逃不开两个方向:或者在一辆车上赚很多钱,但车辆数量比较少;或者通过将安载至多车,每一辆车获得少量毛利润,积少成多,实现盈利。

对于未来的一级供应商而言,出售也有两种商业模式:售卖或租赁和运维服务。后者在传统行业中已有画像。GE通过租赁航空公司发动机实现商业,发动机实时和卫星连接,将数据传回至GE,后者对发动机状态及是否需要维护的情况一清二楚。

在吴甘沙眼中,相比起O2O,自动驾驶烧钱并不会那么快。吴甘沙将自动驾驶归结于人才密集型产业。因为人才贵,所以人们感觉是一个资本密集型。“一个典型的自动驾驶公司人才的费用其实占到它一半以上,除非你买了很多MKZ,显然它对资本有一定的需求,但是没有O2O那么多。”

共享单车的风逝去,自动驾驶是不是泡沫让人们感到惶恐。“一个健康的行业是叫微泡(微微有点泡沫)就像一杯啤酒,啤酒上面有一层的泡沫,这是有好处的,它会吸引人才和资本进来,但如果是整个杯子里面都是泡沫,那就不好了。”吴甘沙认为其身处的自动驾驶行业处在一个“微泡”状态下。

吴甘沙正在等待下一个春天里:2019年和2020年会有点像人脸识别在2015年、2016年的样子,现在自动驾驶正处于产业爆发的前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吴甘沙

吴甘沙,男,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是英特尔中国研究院的第一位“首席工程师”。2000年加入英特尔,2011年晋升为首席工程师,同年他共同领导公司的大数据中长期技术规划。在英特尔工作期间,他发表10余篇学术论文,有22项美国专利,14项专利进入审核期。2016年1月底,离职创业。

延伸 · 推荐

驭势科技吴甘沙—自动驾驶精而深还是大而全?

越来越多的汽车制造企业、科技巨头、还是互联网公司等都加速布局自动驾驶。在驭势创始人兼CEO吴甘沙看来,木桶短板对于自动驾驶初创公司而言是大忌,自动驾驶门槛高且技术复杂,需要了解得面面俱到,包括搭载AI...

驭势科技吴甘沙:16年英特尔人的创业哲学

吴甘沙是驭势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和CEO,在这个身份之前,他是英特尔中究院院长。英特尔是传统芯片领域的巨头,作为一个老英特尔人,吴甘沙离职创业两年,有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做高管和创业公司者有什么样的不同?驭...

吴甘沙:驭势科技是自动驾驶的中场发动机

然而自动驾驶技术的推进,数据的获取至关重要,当然,不只是自动驾驶,互联网行业同样如此,从以前的流量为王逐渐变为数据为王。在吴甘沙看来,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发力垂直细分领域,无法在数据上形成竞争力。以 Wa...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