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购车指引 >> 正文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

日期:2019-03-07 14:50: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504

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

那本来可能发生的和已经发生的。

都指向一方始终存在的尽途。

在记忆中回响的是那声声脚步。

沿着那条我们从未走过的小路。

飘向那重我们从未打开的门户。

T.S.艾略特《四个四重奏》

当刻画没落和慨叹凋敝成为汽车行业的潮流,“至暗时刻”和“凛冬已来”的表达彻底丧失了新意,泛黄陈旧。现状更是一片十字路口,前一条通道走到了尽末,便是下一段路途的开头。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

第八十九届日内瓦国际车展,还是在距离克万特兰机场仅一站公交路程的Palexpo中心,还是几乎万年不变的展台布局—一条直道走完的1至7号馆,甚至连雷诺、丰田的展位都和往年相似—顺理成章地迎来了“没什么车可看”“连沃尔沃和捷豹路虎都不来”的唱衰,堪堪承接在底特律车展蒙受的批判之后。

然而,车展和当地气温一样被高估了“冷”的程度,接近冰点的数字在和煦的阳光下并未刺骨,外表沉默的瑞士居民对车展的热情并不见得逊色于充满好奇心和新鲜感的外地访客。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2)

日内瓦大学教授穆哈兰·沙巴尼(Muharren Shabani)是我们落脚的民宿房东,锃亮的脑门和两颊的笑纹让人联想起年岁相当的北京奔驰老总倪恺。身为历史专家的他却最喜欢和我们谈两类内容,一是用法语腔的英文频繁打招呼,哪怕五分钟前刚见过也要追一句“How are you”再就是以自豪的神情聊日内瓦车展,以及他那开了一家Shabani Motorsport宝马调校维修店的儿子艾尔班·沙巴尼。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3)

这一届日内瓦车展,贸然以衰退或者失色来一言蔽之,未免失之粗疏肤浅;但同样也并非“电气化”三个字的老生常谈能够描尽特征。蕴藏生机的转型与驱动分化的折叠,两种模态;“触电”的幽蓝和杀机血红,双重色彩。它和其他盛会乃至诸多现象一同,折射出汽车行业已经迎来变局时代的漩涡,史册的将就此展开。

转型VS落地

提前一天探馆,再加上媒体日开幕后的浏览,在Palexpo中心走过两圈之后,我的第一印象来自视觉感受—展车色彩偏冷色调。和其他车展充斥了火红、土豪金有别,蓝绿灰黑白成为多数车辆的基色,与此匹配的灯光也减去几分色温。甚至连定制车之王乔治·巴里斯基于那辆1953款Capri打造的Golden Sahara Ⅱ,淡金色都被造型的视觉冲击力给掩映。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4)

连Golden Sahara Ⅱ也并不突兀

电气化,任何人只要稍微看一眼场馆展车,都能轻而易举得出这届车展的特征关键词。拿到车展的List of Premieres首发名单后,我特意数了一下全球首发车型数量(含概念车)燃油车:纯电动车: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号数量为:5,即电气化车辆与燃油车几乎对半开。如果再将普混车型、24/48V轻混车型计入在内,那么展车将有大半已经搭载了电气化技术。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5)

奥迪插混阵容涂装偏重冷色调

首当其冲的当属新能源车型在舞台上的位置,悄然从边缘走向了中心,意味着新能源车在整个企业产品谱系中的地位得到显著提升。

犹记得前几届日内瓦车展,宝马奔驰将电动车产品放在展台“边角”这一次,奔驰特地为EQ系列在舞台靠前的偏中央位置竖起了一面巨型屏幕,将“Electromobility thoroughly conceived”和“Electric Intelligence”等口号循环播放。而EQC和EQV两款纯电动车便与奔驰的燃油车新宠CLA、新GLC比邻,站在“窗口”位置吸尽风头。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6)

奔驰为EQ设置了大屏

奥迪更不消说,有史以来首次在全球大型车展仅发布电气化新车,四款插混和Q4 e-tron甚至让e-tron成了过气网红。为电动车排位相对保守的宝马,至少在展台左侧为电动车扩大了地盘,i3、i8两员老将和X3插混、与麦格纳共同打造的Fomula E赛车iFE.18领衔展现宝实力与野心。

企业口号和公布战略同样彰显出电气化车辆地位已经今非昔比。本田宣布到2025年在欧洲全面实现电动化,届时所有的新车均将搭载电动或混动技术。

宝马虽然没有将电动车放在展台中央,但一口气发布6款插电混动车型,覆盖2系、3系、5系、7系、X3和X5,同时董事长科鲁格宣布在iX3明年上市后, i4和iNEXT也会陆续在2021年左右投放,这样的力度并不比奥迪奔驰逊色多少。

最擅长油电混合动力的丰田,干脆在展台的企业LOGO下面添加了Hybrid字样,把一种电气化路线植入了自己的标识里。大众此次最牵动业界目光的之一,便是与初创企业e.GO Mobile共享MEB电动车专用平台,而类似的可能会不会延伸到福特乃至江淮身上,坊间传闻已经开始暗暗涌动。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7)

丰田全系混动

从车型产品类型来看,同样和往届车展的电气化水平存在差异。如果说,昔日新能源展车大半是迷茫中摸索的纯概念车,那么这一届接近量产的电动车要多出太多,即便是有着“Concept”名头的奥迪Q4 e-tron也更为贴近实用车型,并且将电动豪华SUV的门槛拉低,减少了入门难度。

而从宾尼法利纳到乔治亚罗GFG Style等一众设计工作室拿出了诸如Battista和Kangaroo等电动超跑,看起来是对日内瓦车展“豪华”的回归,但在更深的层次里,却体现了下文的变更因子。

转型年年喊,终至落地时。向着电气化方向转型早就成为车展的主题词选项,各种“电动车元年”也在泛滥中成为笑谈。只是2018、2019年乃至未来几年里,新能源汽车将逐渐真正贴合消费市场,并反作用影响消费者的用车习惯与理念,通过量变潜移默化地推进着行业的质变。当行业转身,背后已经是一片湖水般的幽蓝,然而这并非唯一的色彩。

嬗变&危机

就像宝马设计克里斯·班戈前不久的评价一样,日内瓦车展仍然蕴含无穷机遇,但是很难去把握。那一抹“触电”的蓝,却非等同于新蓝海生机勃勃的澄碧,反而蓝得幽暗,蓝得阴郁。在变局时代的漩涡的席卷下,另一面更是分化洗牌的血红,羼杂了危与机。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8)

在笔者看来,日内瓦车展为代表的盛会,以及“新四化”在内的其他趋势现象,都在反映出汽车行业的转型变革大背景。倘若汽车制造商不能前瞻把握住变革的方向与节奏,那么便可能重蹈诺基亚的覆辙—任你在功能手机的年代如何独领风骚,越不过智能手机的门槛,那么时代淘汰你而与你无关。

从这一届日内瓦车展以及邻近的其他重要展会来看,汽车行业的多个维度都在发生着或快或慢的变迁。

企业角色在变化。这一届日内瓦车展,非常有趣的现象是,车企愈加重视非汽车业务,非传统车商却开始造车。譬如大众在推出实用如帕萨特中期改款、前瞻如I.D. Buggy的同时,还发布了Streetmate和Cityskater两轮/三轮电动助力车;在挑选MEB平台共享伙伴时,最先公开的却并非汽车制造商盟友,而是能够对创新业务板块支持的初创公司。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9)

大众发布电动助力车

参与者和创造者角色的变异,也体现在那一排排小众的超跑和迷你巴士身上。非造车的设计工作室、改装车公司、后起超跑制造新势力在日内瓦车展纷纷拿出了自己打造的电动超跑,扮演着越来越突出的角色。

SIN CARS打造的电动概念小型巴士,贴合居民日常公交和通勤应用,令人依稀想起年初CES上大陆集团和博世公司推出的电动客车。

车辆的功用也在变化中。如前文所述,本届车展实用化新能源车增多,非传统车商造的新能源巴士也在涌现。至于设计工作室的超跑,多数情况下是作为设计理念的展示或者设计实力的体现,倒未必真打算竞相投产。毕竟从产业角度看,大批量、稳定生产“买菜车”并实现高质量和盈利性,控制好研发、生产、营销和渠道等各个环节,难度比手工敲出来几台超跑要大得多,是个小型作坊都能拿出所谓的超跑作为噱头。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0)

日内瓦车展是超跑盛宴

班戈在接受采访时讽刺过:“我不会把它们叫作超跑,这是为何我打算称为‘类超跑’的缘故。除了法拉利和迈凯伦之外,你会看到这些所谓的超跑散在各个展台,吸引富豪们的目光,试图成为最热门、最炫酷的玩意儿,有着超过其他车辆的夺目参数。但你仔细看的时候,不过就是混合了大量雷同之处的大杂烩。”在其看来,类似六十年代的超跑们每一辆都有自己独特的特色,都代表着汽车设计能够抵达的新疆域。

比起车企角色和产品功能,更值得警觉的是消费者的心态和理念也在变化中。以日内瓦车展的“豪华”而论,豪华车的定义与受众已经在过去几十年里发生了重大变迁。曾经在雷克推出新一代LS和LC双旗舰时与设计师沟通过,为何以稳重保守著称的丰田系豪车会突然大幅转变设计风格,让LS也具备流畅的运动化外形?这正是由于豪华车消费人群年龄在降低、对运动化设计和动力特性诉求提升的缘故。受众的形象也从当年大腹便便坐在后排的传统商贾,转换为类似硅谷年轻高级白领的精英人群。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1)

比起年轻化设计更为激进的则是电气化与豪华概念的互渗。传统的豪华车元素可能是真皮座椅,可能是胡桃木,可能是高档缝线,可能是B&W或者柏林之声等奢侈音响,但如今的豪华汽车越来越多地与电气化和智能化关联起来。

除了特斯拉这家早期高档电动车群体中残留的吉光片羽(菲斯科已然消失,万向Karma甚至不足以视为复苏)以及一众定位较高的本土造车新势力之外,越来越多的传统豪华汽车品牌与电结缘:豪华品牌大量推出电动车,这一点自不待言;部分豪华品牌将变身电动专用品牌,如捷豹和凯迪拉克相继确定了这样的定位,而阿斯顿·马丁在重启Lagonda品牌后,也打算将其改造为纯电动品牌。

本届日内瓦车展,缺席车企和相关到场车企之间存在着微妙关系:沃尔沃可以不来但是专做新能源的Polestar必然要来;捷豹路虎可以缺席但发布Altroz EV的塔塔肯定到场,同时楼下场地欧洲年度车评选中,捷豹I-Pace创下电动车首次夺冠的纪录。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2)

消费者对车辆模态的认知在改变,即便是高档豪华车的印象,也可以从燃油车向电动车慢慢进行切换。这也是为何特斯拉Model 3能够迅速崛起的根本原因之一。

但是,就像通用汽车中国钱惠康所言,“许多企业都有非常好的总体大方向,只是输在细节上”电气化和智能网联等“新四化”是如今所有车企都在高举的大旗,却并不是掌握了必然方向便能走出一条坦途。

一方面,传统企业如果在变革行动中过于守旧和迟缓,将会严重落后于时代,但倘若过分激进而忽略主营业务,则又将受到行业规律的惩罚。就像福特曾在纳赛尔领导下迷恋电商、在菲尔兹执掌下冒进发展自动驾驶,最终两任CEO都因耽搁主营业务,“为了明天放弃今天”而导致业绩滑坡,自己也引咎下台。另一方面,作为“门口的野蛮人”特斯拉在内的新势力们虽然更容易革新理念,但终究缺少前例可以借鉴,在传统制造业领域又无法避开工艺和经验短板,更有互联网思维的烧钱巨坑难以逾越,在革新大潮中失败的风险比传统车企有过之而无不及。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3)

变革就意味着折叠洗牌,以及危与机并存。智能手机结束了诺基亚的功能机王朝,而智能电动汽车是未来汽车的模态,新四化是必然发展方向。只是车企必须严格地把控好节奏,既能前瞻,又能持稳,前进而不冒进。严苛的要求,会让以蓝海之名崛起的新能源、智能网联领域泛起血的猩红,将有大量或钝惰或激进的企业倒下。

东进or西异

欧洲市场从来都是本土车企的舞台,而在欧洲几大车展上也是欧系车企占尽风头。这种局面有可能将随着汽车行业新阶段的来临而改写,如果嗅觉格外敏锐,那么会在本届车展上闻到不一样的气息。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欧洲新能源乘用车同比增长20.8%至38.6万辆,尽管明显好于欧洲车市大盘,但较之中国新能源乘用车同比暴涨61.7%至125.6万辆的惊人成绩,还是难以望其项背。有了挪威这种很早就大力普及新能源车的国度,为何欧洲的新能源增速还不能一飞冲天?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4)

原因之一是技术路线的摇摆,欧洲车企曾对清洁柴油技术寄予厚望,打算作为新能源的过渡策略,但“排放门”的爆发让美梦彻底破灭。重新拟定发展路线则意味着时间的流失和柴油机相关投入的浪费。另外一大核心因素便在于欧洲方面电池领域相对较弱,被亚洲同侪虎视眈眈已久。

时至今日,欧美电池领域呈现出了两头大、中间空的特点:基础研究还算领先,例如比利时Umicore的电池正极材料在全球领跑,美国Celgard是全球隔膜三强之一,比利时Solvay的粘结剂、瑞士Timcal和美国Cabot的导电剂都处于领先地位;整车厂电池包(pack)制造也有宏伟规划,从特斯拉千兆工厂到戴姆勒大众均着手打造35至100吉瓦时的巨型电池厂;但中间的电芯制造领域却是颇为低迷。

韩国LG化学电池供应不足,导致欧洲此前最畅销新能源车ZOE销量进展缓慢;大众打算同韩国SK Innovation展开电池业务合作,引发现任伙伴LG化学的反对,被供应商反向要挟在整车领域并不多见…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5)

于是,我们能看到这一届日内瓦车展上,日系车企在电气化方面再掀攻势,丰田雷克全系展出混动,本田和日产亦大量发布电气化车辆;欧系车企虽然有奥迪豪华品牌全系展出插混或纯电,但非豪华品牌还不能达到如此彻底的电气化程度。而中国力量则以北汽新能源ARCFOX和爱驰汽车为代表,第二代ARCFOX-7电动超跑、爱驰RG Nathalie氢燃料电池电动超跑和爱驰U5令不少外企高管为之侧目。

而将日韩与中国合并视为东方势力之后,显然在新能源领域对欧美车企构成了极大的压力。西方车企的应对之策呈现出分化异变趋势,大众和戴姆勒已经制定了巨型电池厂计划,也在基础材料上有所涉猎,而宝马则更看重实用,业已在中国投放了多款插混车型,抢先一步享受新能源车红利。

诚然,将三电切分之后,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中国车企更有可能优势体现在产业链的全面,而在电控(BMS、VCU、IGBT)等方面未必突出,类似丰田和比亚迪都做出了IGBT,而特斯拉BMS软件方面达到了很高水平,但终究形势远远好于燃油车技术的对比。从这一角度而言,“弯道超车”如果在理解时适当把握尺度,也并不为过。

转身幽蓝,折叠血红(图16)

一面转身幽蓝,一面折叠血红,展会已然超越了展览演示的基本意义,成为透析变革因子的棱镜。山河地貌在风雨阴晴中渐改,而汽车行业的格局便在革新的湍流里撕裂、变异、重塑,当天平重新倒向东方时,不知还需要经过几个回合呢?

文/石劼

---------------------------------------------------------------------------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血红

血红,网络作家。男,原名刘炜,苗族人,祖籍湖南常德。2003年起开始从事网络小说的创作,著有《升龙道》、《龙战星野》、《神魔》等多部小说。2012年11月26日,2012第七届作家富豪榜全新子榜单“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血红以5年1400万元的收入荣登富豪榜第五名,在社会上激起了强烈的反响。

网友评论